首页 | 图片新闻 | 廉政动态 | 廉政时评 | 理论研讨 | 廉政故事 | 警示案例 | 廉政格言 | 体育精神 | 美术展厅 | 廉政视听 | 返回首页 
  文章内容
 
 
副县长为啥感叹“想廉洁很难”
 
有人说,官场自古就有官场一套严密的游戏规则,你一踏入就不由得你自己,也就是所谓的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,具体是不是如此,我没有当过官,不晓得,也不好乱说。
君不见,现在的腐败案件不出现便罢,一旦出现就是“一窝子”。为什么总是拔出萝卜带出泥?难道这些人都是坏的吗?我看这也未必,中间或许也有一些人最初的思想是好的,也是干净的,只是顶不住同僚们的压力,或者说思想不坚定,慢慢地同流合污了。
《资治通鉴》上记载着这样一则故事,说汉武帝时有个御史大夫,名叫 公孙弘。他虽官居高位,生活却十分简朴,睡觉盖布被,吃饭没肉味。公孙弘的廉洁在当时确属不易。史书上称汉武帝的年代是“内穷侈糜”,“公、卿、大夫以下,争于奢侈”。可以想象,像公孙弘这样廉洁的大官在当时是凤毛麟角。这让一些同僚很是看不惯,其中一位就在皇帝面前告状说:“(公孙)弘位在三公,奉(俸)禄其甚多;然为布被,此诈也。”按照逻辑推理,位在三公,奉禄甚多,就应当奢于生活,否则,便有给人以假象的虚伪。史书上描写说,上问弘,弘谢曰:“有之。”皇帝听了也不悦,加之同僚们的嘲讽,公孙弘无奈只好说了一番违心的话。退朝回家后公孙弘对妻子说:“节俭本是美德,反遭人暗算,罢了”此后,他和其同僚们一样生活豪阔起来,完全同流合污了。
我认识一位官员,说是官其实职位不高,只是个 副县长。他从小家里穷,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也许是跟他的家庭出身有关系,原来当乡党委书记的时候,整天衣着打扮和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区别,后来当了副县长讲究了一些。他和妻子结婚多年了,由于当时家里穷,婚前连结婚照也没有拍过,更别说戒指和项链了,别人都戴着水晶的、钻石的、黄金的项链,妻子的脖子上始终戴了一条五色的线绳,说是可以辟邪。
这位副县长总觉得对不住妻子,就狠狠心用自己的工资给妻子买了一条镀金项链,妻子很高兴,穿着低领的上衣,故意把金灿灿的镀金项链露在外面,别人问:“买项链了?”她自豪地说:“老公买的!”别人都说:“还是当县长好,刚上任就能买得起金项链。”她说,这是老公用工资买的,听者都冷冷地笑笑当面不说什么。过后都说:“鬼才相信她说的话,哪个贪官能说自己贪污了,为什么早不买迟不买刚当了副县长就买了金项链呢?”
话说的多了就传到了这位副县长的耳朵里,一向很认真的他听后越想越接受不了,越想越憋屈,他拿着买项链的发票风风火火主动到市纪检委去解释,纪检委的人听完他的解释说:“回去吧,当上副县长不容易啊,以后注意点,群众说也有群众的道理,日子长着呢。”几句话说得他哭笑不得。
有一次,我和这位副县长在一起吃饭,他摇摇头感叹:“我确实是用自己的工资给老婆买的项链,为什么别人会不相信呢?为什么想廉洁会这样难?”
不过,现在确实有一种现象,比如一说到发廊,大家首先想到的不是理发,而是发廊妹和性交易。一提到桑拿,我们马上想到的是按摩女,不正当;一说到出国考察,马上想到公费旅游;一说到药品推销,马上想到吃“回扣”,就如一个学文秘专业的女孩,毕业后宁愿改行从头开始,也死活不去当秘书,问曰,其答,怕别人说她给老板当“ 小蜜”。
来源:中国青年报
上一条:廉政史海:古代肃贪那些事
下一条:国计三持堪大用 朝疏五上栋梁材
关闭窗口
 

版权信息 © 2013上海体育学院   廉政文化教育网
 
您好!您是第 位访客.